網站通行站:
用戶
密碼
注冊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留守兒童阿山——半天純潔的友誼
 
  美好的記憶如睡夢中的白蓮,清新淡雅,在幽暗里散發著芬芳。是因為又要經歷一場別離,總讓我感傷,時常憶起那些小孩,美麗純真。
 
  三年前在貴州荔波,一隊人馬徒步進山,荔波的空氣,清新得至今還記得那日的爽朗,陰天沒有太陽,走到彎曲處的山道,樹底下有幾個小孩,面前擺著一籃子的熟雞蛋,我看到一個小男孩,怯生生的樣子,看向他的時候眼光羞怯的閃爍開去了,但是嘴里還是勇敢的擠出幾個字:買雞蛋嗎?一塊五一個。雖然很小聲,跟旁邊站著的老練叫賣著的其他小孩比起來,卻很吸引我的注意。曹姐問我,要吃雞蛋嗎?我買了幾個,不是因為我要吃,而是因為他明亮羞怯的眼睛,深深印入腦海,至今仍會在夢里出現。這個萍水相逢賣雞蛋的小孩啊~
 
  還有另外一個明亮的小男孩。
 
  大約兩年前,在下凍,跟一個五歲的小男孩結下了半天的小小友誼,小孩名字叫阿山。
 
  那時冬日的陽光和煦,我剪著短發,穿著短靴,著藍色羽絨服,好巧不巧,阿山也穿著藍色羽絨服,不記得是怎樣跟這個小男孩結識的,我們去下凍掃地,掃完后在村長家吃飯,只記得坐在村長家門口,阿山拿了一大堆對他來說最寶貴的玩具跟我分享,如此情意,我怎可辜負,跟這個小屁孩玩得不亦樂乎。同事取笑說,我們穿了親子裝。我笑笑,問阿山,媽媽在哪里,阿山一臉崇拜的跟我說,爸媽都不在,去南寧打工了,回家會給他很多好吃的。這又是一個留守兒童,我心一沉。或許阿山覺得,我這個所謂城市里來的女人跟自己的媽媽像,所以才跟我親近的吧。
 
  說實話,阿山很聽我話,我說什么,他都點頭,也聽得明白。阿山帶我去河邊,說這條河從很遠的地方流來,流到很遠的地方,說自己愛去河邊。我不禁擔憂,一個小孩,愛去河邊玩,沒有大人陪同,得有多危險,便告訴阿山,不要一個人去河邊,他鄭重的點頭,仿佛在聽媽媽的話。我叫他不要調皮跳上別人的車,他也鄭重點頭。  
 
  阿山其實很孤單,沒有小孩跟他一起玩,在村里也不受大人待見,我明白是什么原因,阿山太聰明,太好動,調皮的小孩在村里是不受大人喜愛的。爺爺奶奶又不懂怎么教育,想到因此給阿山心理帶來的傷害,心里不禁起了擔憂。
 
  臨走了,我不舍。
 
  阿山問我:“你還來嗎?”,一臉的期待。
 
  我不忍,說不出不會再來之類的話,笑笑:“會啊。”
 
  “什么時候?三天之后嗎?“
 
  我一驚,或許在這個5歲小男孩的世界里,3天會是很長的一段時間吧。
 
   “半年吧。”跟他說半年,或許到時候他就忘記了。
 
   “半年是多久?”
 
   “不會很久的”
 
  車子啟動了,我往后看,阿山站在車后看著,一臉的不舍得,卻沒有哭。
 
  許是見多了爸媽的離去,才沒有哭得吧,我心里想,戚戚然,直到阿山消失在轉角,至此往后,兩年過去了,我再也沒有見過阿山。
 
  這個才相識半天,卻讓我時不時想起的小男孩。
 
  此記,怕我有一天,真的就把這段小小的友誼忘得一干二凈。
 

 
  聲明:轉載文章,不代表本網觀點。



 
(責編:王可馨)

相關閱讀

桂ICP備14004016號-2 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桂網文【2015】2327-013號 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184號

廣西改革網服務熱線:0771-2875218 18878661383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CopyRight © 2013-2023 www.gxggxww.com .all rights reserved.

好运农场闯关